迄捱言

在下迄捱言
主盗笔,全职,凹凸,哑舍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没有太大的cp洁癖
可以一起聊一聊~
本人正在努力学习画画
目前画渣到炸裂
懒人一枚

【雷安】抑郁症患者也要谈恋爱(下)

  ★我流雷安
  ★私设如山
  ★心理学天才雷╳心理学尖子生抑郁安
  ★文笔很渣
  ★本章完结,高甜预警,越到后面越沙雕预警
  ★前文见个人主页 ,艾特一只小伙计 @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提问:几个月算不算日久生情?
  回答:只要爱了,就无论时间。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人越来越了解对方,两人被隐藏的锋芒也逐渐显露,两人的也逐渐成为一对见面就吵的冤家,不过奇特的是两人在家却相安无事,反而一派和谐甚至有些……咳咳。你们懂的~
  雷:安迷修,今天晚上吃什么? 【瘫在沙发上头架在沙发扶手上倒着看安迷修】
  安:吃饭还是吃我?【面不改色说骚话】
  雷:嗯……还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比较火辣,那就吃饭吧。 【眼珠子一直盯着安迷修的性感小屁屁】
  安:我难道没有饭那个小贱人可口吗!【装腔作势大叫着手上切菜的动作也没停下】
  雷:安爱妃莫急,用完膳后爱妃来侍寝【觉着这样倒着头有点充血有些昏胀后像咸鱼一样翻了个身】
  安:皇上的心不在臣妾身上,来了也无趣,那便罢了【流下了两行被洋葱熏出来的清泪】
  雷:得,骚不过你。安迷修你饭做好了没。
  安:快了。饿了也等着。 【嘴上嫌弃着,手上装盘的速度加快许多】
  雷:啧,欺压穷苦人民。【装作不满的拍着沙发】
  安:就你还穷苦人民?开玩笑。还有过来吃饭了。【打好两人份的饭放桌上】
   雷:哦【一个翻身下了沙发冲向餐桌】
  
  
  某日晚
  “好难受……”安迷修现在不大好,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还时不时像被从心脏内里剜下一块肉似的,“哭出来会不会好很多呢……为什么今天这么难受呢……”安迷修喃喃道,坐在沙发上的他无意识的抱起雷狮平时玩游戏时喜欢抱怀里的抱枕,他把头脸埋在松软的抱枕里,嗅着雷狮的气息,还蹭了蹭。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子,眼睛里黯淡无光,即使泪水已经洗刷了脸庞,眼里也没有水光沾染。
  “雷狮……雷狮……雷狮我好想你啊……”安迷修此时心里空洞到令他意识有些模糊,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心脏就像被挂上了刑架一样被一刀一刀的挂剜着,疼的要紧,大脑也散发着精神缺氧的命令,使得他道出最真实的想法,念着内心深处最想之事,之人。 这种难受劲使他把手伸向茶几上的水果刀,似乎鲜血能缓解这份痛苦。
  “安迷修今天出……你…你在干什么!。”雷狮刚回到家,去到客厅和安迷修想和安迷修说些事情,就见安迷修满脸泪痕,眼中无神的拿着一把刀,割向自己的鲜血淋漓的手臂,洁白的衬衫上都是鲜红的动脉血,手臂上有三四道刚割了没几分钟的伤口,都在动脉上。 安迷修看见雷狮回来了,愣住了神,“雷……雷狮,你回来了啊”随即逐渐失去血色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丑的笑容。
  雷狮愣住了,但是他愣了一秒以后冲过去把刀抢走“雷狮……你干什么?不要拦着我啊!反正现在我最亲的人也厌恶我,爱我的人也没有一个,不如让我去死啊!”安迷修看见刀被抢走,失血过多使他力气也逝去,没有力气抢刀,这致使全然崩溃的人儿只能十分失礼的哭喊着。
  雷狮没有说什么,无言的以最快速度帮安迷修草草止血以后,把人一把抱起冲向附近的医院,用跑的。期间无论安迷修如何挣扎雷狮都只是不言只管跑,反而先前被暂时止住的血因为安迷修的挣扎而再次流出,鲜红的血染红了两人的衣裳。雷狮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后让医生仔细处理了伤口后,到也还好,雷狮要是再慢点安迷修可能就失血而亡了。
  雷狮到安迷修躺着的病床前“安迷修你个傻逼!你这样伤害自己你不知道我会心疼么,你说你没人爱。那么安迷修,我现在就告诉你。”雷狮越说语气越急,隐约有几分要哭出来的样子,他虽然未说完却顿了顿调整了会情绪,握住安迷修没有伤的手说:“安迷修,我爱你,做我男朋友吧。”
  安迷修被雷狮的这一架势给弄懵了,当雷狮说出“我爱你”时,眼泪不受控制的划过脸庞。“雷狮,谢谢你。谢谢你的爱,这是我除了父母和义父们给的爱以外,收到的第一份爱。”安迷修笑了,不是牵强的,不是假笑,是发自真心的笑。 雷狮敢说,那是他在认识安迷修后在他抑郁期间见过的最美最好看的笑容。
  但是雷狮却沮丧了,他认为他这是被拒绝了,整个人都变得委屈巴巴的,失落的脸上都写着“我好难过好伤心”安迷修看到以后笑了笑说:“雷狮,你也别太伤心,我没拒绝你”雷狮听见瞬间就高兴起来了,后半句却给他浇了一桶凉水。“你可别高兴太早,我也没答应你”雷狮有些不爽“安迷修,你能不能不要大喘气,给人希望又给人失望,你就仗着我爱你就持宠而娇!”雷狮挥了挥手,想像平时一样打闹,但是安迷修现在的情况是不允许的,雷狮只好作罢,只好狠狠的揉了把安迷修的头,这架势就好像要揉秃安迷修一样,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之后,雷狮便开始他的追安大计
  “亲爱的,吃早餐了没,吃了就当餐后甜点”雷狮拿着一袋面包和一瓶牛奶放在安迷修手里,安迷修抱着手微微皱着眉看着雷狮说:“雷狮,我没拒绝你,你这样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是一对的。”雷狮挑挑眉,他觉得安迷修现在的样子很可爱,脸蛋鼓鼓的,想捏一捏安迷修的脸。
  雷狮是一名实干家,他想做他便做了,于是他真的捏了安迷修的脸,然后他被咬了,没错被咬了。安迷修亲口咬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嘶,好痛,我手都被你咬到骨折了,还是粉碎性的,你要负责,也不用赔钱什么的,把你赔给我就行了~”雷狮被咬了以后把手伸到安迷修面前就这么演上了,就好像真是这么个回事一样。
  安迷修送了雷狮俩白眼,用手牵上雷狮的手“啊,亲爱的你伤成这样就不要用手了。都粉碎性骨折了,多半好不了了,截肢吧!放心吧我不会负责的。你能照顾好自己的。”说着,安迷修牵着雷狮的手狠狠掐着雷狮手上他自己咬的地方,闲着的手还比了一个加油的的手势。末了,故意掐着嗓子一边说了句干巴爹,还一边比了个wink。
  雷狮:虽然很痛但是值了!
  放学后两人本来是要回家的,但是今天校门口多了一个程咬金……啊呸呸呸,跑错剧组了,多了一个雷狮他姐。
  雷狮在离校门口还有500米时,用他2.0的视力,清楚的看见了雷姐,就知道有事情发生。
  雷姐:啊啾,谁在想我啊……【揉鼻子】
  “安迷修……我好冷啊……我要安迷修抱抱就不会冷了。”雷狮怕自己出了校门就没法活了,趁着还有一会,他能多和安迷修在一会就多在一会。“雷狮你发什么神经……啊你干什么!放开我啊!”安迷修说着就被雷狮抱住了精瘦的腰,“不要我不放,放了我就会死!你忍心看你未来男朋友死么!”雷狮不但不撒手,还在安迷修腰肢上蹭了蹭,场面十分滑稽。还有许多人围观。
  安迷修气了,现在的安迷修可不是同上次一样,现在他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自然是有大力气,挣脱开了雷狮的怀抱,还顺带甩了他一巴掌。“过分!流氓!”安迷修甩头就走,雷狮看着安迷修快步走向校门口,他着急了“安迷修你等下,我姐在门口!”
  “哈?那怎么了?”安迷修回头看雷狮,结果没忍住笑了出来。现在的雷狮头发乱乱的,脸上还有一个大红巴掌印,表情委屈巴巴的。雷狮见安迷修笑了,赶紧走过去说:“前几天和家里人要我去相亲,我不想去,就说有了一个男朋友,我本以为他们知道了就不会管的,结果我姐来了,要是她知道我还没追到你,会嘲笑死我的 ……”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雷狮第一次在安迷修面前犯了怂,还是怂他自己的姐姐。
  “额……雷狮……要不要我帮帮你。” “安迷修!请你帮我演场戏!”两人十分默契的说出口,还心照不宣的看了对方一眼相对无言。 雷狮凑过去牵住安迷修的手,十指相扣,安迷修在雷狮牵上去的时候突然有些紧张,心跳次数多上那么十几次。雷狮转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微微偏着头看着地板,害羞的粉红色在脸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那个样子十分可爱,让雷狮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赶紧走了。”安迷修看着人的傻样,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和雷狮在一起他总是会很高兴,总是不会想太多,就只有开学快乐,感觉抑郁所带来的悲伤都被雷狮所带来的快乐所替代。
  “小狮狮,你怎么才出来,你脸上是什么?调戏小男票被打的么?”雷狮姐姐雷沁看见雷狮牵着安迷修出来了,雷狮脸上是那种恋爱了的傻笑,安迷修脸上粉红粉红的,一副小媳妇样。让雷沁感受到了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开口。
  “小狮狮……噗嗤”安迷修听到雷沁对雷狮的称呼忍不住笑出了声,雷狮见此,趁机悄悄咪咪的对雷沁说:“老姐求放过,我还牵着你未来弟媳,他做饭可好吃了,还会做甜点。你就想放过这么一个好弟媳么?”雷狮这一番话打动了吃货属性点满的雷沁,雷沁马上改变了“烧死这对狗男男”的态度。改为“哎呀弟媳真是越看越可爱,他们真配!”变脸速度之快简直就像专门练过川剧。 “弟媳啊,老弟受你照顾了,他要是欺负你就和我说哈,我保证帮你报仇。”雷沁拍拍胸脯说道一副“我是大哥我很吊”的样子,“啊……啊好的。”安迷修被雷沁的热情给弄懵了,简单的回答了一下,看着一愣一愣的,特别可爱(雷狮语),三人气氛一片融洽的聊着(安迷修看来)。
  “阿沁,你怎么在这里?” 一旁一个声音传来“啊,安逸然?我是来看我弟的,不能么?”雷沁周身欢乐的气氛瞬间降低到零点,她很讨厌安逸然,十分讨厌。
  雷沁讨厌安逸然不是没有道理的,雷沁是个弯的,没错弯的。她高中至现在大学都和安逸然是同学,雷沁高中时喜欢一个女孩,两人是同桌。那个女孩不知道雷沁喜欢她,把雷沁当闺蜜。雷沁也是一个影后级别的戏精,她把对那女孩的喜爱藏的好好的。直到两人都高三毕业了,女孩把雷沁约到天台。
  “沁沁,我有话要说。”
  “怎么了?”
  “那个……沁沁我们还是不要再有联系了。”
  “为什么呢?”
  “然然告诉我你喜欢我,我……接受不了。抱歉,不过你不要告诉然然,她让我不要说是她说的,但是我觉得不说有些对不起你对我的喜欢……”
  “没事的,我不会怪你的,那么祝你早日找到喜欢的人。不过……我们还能做朋友么?”
  “可以的啊!沁沁。”
  那个女生开心的笑了,雷沁也笑了。她不是那种明知对方不愿还要坚持的人,所以她选择了放手,选择和她保持以前的关系。
  虽然如此,这让雷沁记住了安逸然,让雷沁真正记住安逸然的是安逸然为了钱财和她在一起,欺骗了她的感情。最后是雷狮戳穿了安逸然的谎言,才让雷沁没有越陷越深,这反而让雷沁十分厌恶安逸然。
  “没什么的,只是我和你说的那个野孩子也在这个学校。”安逸然走近三人看见了安迷修“安迷修!你怎么在这?”安迷修开始听到安逸然的声音就有意识的躲着,现在安逸然看见他了。他往雷狮身后躲了躲,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姐……我和雷狮一个班的…” “不准叫我姐!”安迷修还没说完就被安逸然的骂声打断,安逸然还作势想打安迷修一巴掌。安迷修也是低下头不做声,眼眶红红的。这不是安迷修矫情也不是做作,这是他真的很伤心。雷狮和雷沁是很要好的姐弟,他却被安逸然看作深仇大恨的敌人一样,这样的对比使得安迷修伤心不已。
  雷狮见到安逸然对安迷修的态度,这可比他想的恶劣太多太多了,甚至骂完后还有习惯性的打人的起势。这让雷狮瞬间对安逸然的厌恶增添了几分,所以当安逸然挥下手时雷狮捏住安逸然的手腕,十分用力,用力到没一会安逸然的手腕就开始泛红。安逸然十分吃痛的收回手,“你你你干嘛!这是我们家事,你管不着!”雷狮冷笑“哼,家事?你之前不还不让我家安迷修叫你姐么?既然如此,你就不配碰我的安迷修。”
  安逸然听到抓住重点“你家?真恶心,同性恋真是恶心,原来你和那个野孩子还有雷沁一样是个同性恋?真是恶心,就像那两人老头一样。……啊!你干什么,造反了你!”在安逸然还在说的时候安迷修黑着脸打了狠狠的安逸然一巴掌,这是他们都没想到的,安迷修哭着大喊道:“不准你侮辱爸妈!就算爸妈他们都是男的你也是他们亲生的女儿啊!”
  安逸然不仅被打这一巴掌还被从小到大都欺负着的安迷修骂着,她现在脸上的表情被怒气驱近至扭曲“这关你什么事!生我养我的是他们,他们应该感到庆幸有我这么优秀的女儿!就凭我的优秀就那两个糟老头还不配有我这个优秀的女儿”
  安迷修听完安逸然的一席话,脸上的怒气更甚“是,他们是很庆幸有你,因为试管婴儿很难成功,但是制造试管婴儿采集细胞有多痛苦,照顾你有多困难,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没失去过父母,你没见过父母在你眼前离开,你无忧无虑,你开心快乐。爸妈有多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每次面对他们你表现出来的嫌弃,你知道这让他们有多伤心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一个让人嫌恶的人,你不配做爸妈的女儿。” 安迷修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泪水不断的从他脸上流淌。
  安逸然愣住了,那个受气包如今对他恶语相向,即使这样……“就算这样又如何,你爸妈在你面前自……啊!好痛啊,我的脸啊!谁打的啊,信不信我报警!”安逸然还没说完就被雷狮和雷沁两人同时一拳招呼在了安逸然的两边脸上,力气之大让安逸然的脸不仅肿了还有些泛青。毕竟两人的全国空手道青年组和少年组的冠军不是白拿的。
  “啊,雷狮,沁沁姐,你们其实不用这样的。”安迷修被两人干净利落的两拳给愣住了,他有些着急的说着,毕竟再怎么说安逸然也是他的养父母的亲生女儿。 雷狮面无表情的转身,看着安迷修的眼神中带着溢满的温柔与心疼。安迷修愣愣的盯着雷狮的眼睛,陷溺在那片名为心安与悸动的海中。
  “雷狮?”雷狮一个跨步走到愣在原地的安迷修面前抱住了他“没事了,没事了,以后你有我。”雷狮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怀里抱着的是一个稀世珍宝,不过也是,雷狮抱着的不正是他的稀世珍宝,他心尖尖上的大宝贝么?
  安迷修一下子眼泪再次涌出眼眶,上一次是气氛,这一次是感动。
   “雷狮……。”
  “我在。”
  “雷狮……。”
  “我爱你。”
  “雷狮……。”
  “我等你”
  这是除了他的养父母以外,感受到的最大的爱,,最浓厚最深沉最炙热而又温柔的爱。
  他其实早就心动在某个瞬间,只是不愿坦诚出来,在雷狮告白时他也有答应的冲动,但是他也知道,这会拖累雷狮,他抑郁中的自卑因子的躁动造使他没有接受他所渴望的爱。
  安迷修抬起头,盯着雷狮的眼睛说:“雷狮,你和我考上一个大学,我就告诉你我的答案。”雷狮望着这对有些红肿却坚定的眼睛说“好,我等你。”两人会心的笑了。
  “你俩……够了啊!”戴着防闪墨镜的雷沁仍然被闪的不行,在一旁忍不住打断了两人的拥抱着对方深情对视。安迷修发觉后脸爆红,连忙挣脱开雷狮的怀抱在一旁捂脸,这模样可爱极了(雷狮语)。
  
  在这个小插曲结束的一个月后,高考结束,两人都上了雷沁所在的凹凸大学,在毕业晚会上,作为最特殊的班级,k班的班长安迷修自然是要上台演讲,当然年级和安迷修并列年级第一的雷狮也上来了,两人都穿着正经的西装上台,两人一黑一白搭配非常养眼了。
  安迷修和雷狮开始了昂长的演讲,但是即将演讲结束时“各位,都要毕业了,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情。”安迷修微微转过身,趁着雷狮不注意,扯着雷狮西装上松垮的领带亲了上去。安迷修亲上去时雷狮反应了过来伸出手托住安迷修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这个表达了两人深沉爱恋的青涩而又缠绵的吻,一吻毕,会场响起了热烈的鼓掌,这是对他们俩最真挚的祝福。
  这次后两人正式的在一起了,上大学后两人也成年了,他们就在大二的暑假期间飞到国外扯了证,计划着大学一毕业就举办婚礼,安迷修的抑郁症也不治而愈,大概是雷狮用爱发电治好了吧?谁知道呢,不过他们在一起了不就是最好的吗?
  两人毕业后一个选择留校当教师,一个继承了家里一半的公司还要隐姓埋名的跑去和安迷修一起当老师。后来安迷修看到学生交上来的一篇论文:《深层次探讨抑郁症患者是否会接受爱情》安迷修看到笑了笑批语:
  “爱情无关病痛,无关性别,无关条件,仅在于灵魂,下次不要这样写了啊,这样老师就不会给你分了。”安迷修写着抬起看向悄无声息来到他身后到雷狮笑着说:“毕竟,抑郁症患者也要谈恋爱啊”眼里闪着光,倒映着他心里的光,他的良药,他的……
  
  爱。
  
  HE.END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