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捱言

在下迄捱言
主盗笔,全职,凹凸,哑舍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没有太大的cp洁癖
可以一起聊一聊~
本人正在努力学习画画
目前画渣到炸裂
懒人一枚

【雷安】抑郁症患者也要谈恋爱 (上)

        ★我流雷安
  ★私设如山
  ★心理学天才雷╳心理学尖子生抑郁安
  ★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午后的阳光撒在粽发青年的身上,青年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就这么盯着被风吹下的树叶。这个有些幼稚的举动,满是大男孩的活力,但是他眼睛内却毫无光泽,眼底尽是死寂。
  ‘我为什么要活着啊,明明大家都不在了,我为什么要苟活……心里好空……好难受。在这个世界我就是个异类,不如离开这个世界吧……真是不爽啊……’青年的脑内重复这些话语,一遍又一遍,直到……
  “班长,老师找你有事”班里的同学传话过来,把青年的思绪拉回现实,“啊,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青年转过头回以一个笑容。起身离开座位,走向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微敞着,里面的人的谈话靠近些便能听到。
  “雷狮,就算你是心理学界百年难遇的天才也不能目无师长!”随之伴着一声桌子被重重的砸了的声音,“就算你是老师又如何?没有实力,就不配被我尊重。”一个刚有着成年人的磁性又带着少年的清脆的嗓音冷笑一声说。“你……你……” 老师显然被气的不轻,“你的内心有恐惧,有不安,有着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哼,想必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推敲心理的话语一针见血,丝毫不留情面。
   “哒哒哒”三声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这个闹剧“老师,我进来了”
  友善的笑容,礼貌的态度,整洁的衣服,一个完美的三好学生的模样,但是内心绝对不会如此美好,想必是在隐藏什么,之前肯定发泄过什么,感觉还在。这是雷狮看见安迷修后的第一反应,判断的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就在雷狮在看着安迷修发呆时,安迷修这边已经由老师安排好事情了,就在十分钟前……
  安迷修在老师面前站好问:“老师,有什么事情找我呢?”
年纪主任也是安迷修的班主任说:“安同学,你身为k班的班长,这位新来的同学是学校破格招入的学生,被称为心理界百年难遇的天才,学校把他安排到k班,接下来就由你来负责。”说罢担忧似的看了看雷狮一眼,叹了口气继续道:“安同学,你是一个很乖的学生,老师给你些建议,新同学他比较随性张扬,不要过于管束,会伤害到你。”安迷修扭过头看着那个望着自己发呆的人几秒后转过头说:“老师,我明白了。” “好,我现在给你些资料,你可以看看”中年的主任揉按着太阳穴,把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夹拿给安迷修“好了,也快上课了,你和新同学先回去吧。” “好的老师再见”安迷修双手接过文件夹,对老师鞠了个躬,便转身去叫雷狮了。
  “雷狮同学,你好!我是k班班长安迷修,我来带你去班级吧!下课后我们一起去熟悉一下学校。”安迷修走到雷狮面前友好的笑着,雷狮是一直半坐在桌子上的,与安迷修平视,。
  “哦。”雷狮最后只憋出这么一句,其实他早就准备好很多话要说,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他却不知为何一句也说不出,整个人深深的堕入那人碧绿的眼中,溺入被深藏入眼底的悲伤。
  ‘这个叫安迷修的人是经历了什么,为何他的内心如此的悲伤……想去拥抱他安慰他’这个念头出现在了雷狮脑海里,不一会就被雷狮抛之脑后,抱抱他种想法这未免也太矫情了。
但确实有了这个想法雷狮也不得不承认心疼是真的存在的。

  和内心戏满分的雷狮不同,安迷修只是在雷狮有了回应以后内心暗暗的吐槽了一句以后便在回教室的路上看着老师给他的资料,时不时回头看看雷狮跟没跟丢。
  当安迷修看到了一行字:
  
对人心理疾病判断的准确率为99.8%,第一眼便能依靠直觉把人的心理判断出大概。
  那一刻安迷修的心仿佛被揪了一下
  

  
  这便是两人的第一次相遇。
  

这第二次可没那么美好,倒不如说是…..撞破心里的那面墙,入侵了坚实而又冰冷的堡垒,在堡垒之中种下了小小的坚强的,那名为“爱情”的种子。

“为什么,我是做错了什么吗?我好累好累…我该怎么办….”安迷修跌坐在客厅中,小声的啜泣着。他抱着双腿把头埋入自己怀里,肩膀一颤一颤的。“合租的房子应该就是这里了,嗯?门怎么没关?我进去看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安迷修抬起头,却以来不及阻止了,“嗯?安迷修?”看见熟悉的发型和衣服,雷狮脱口而出,但随即安迷修转过头的一刹那,雷狮觉得心脏有那么一丝疼痛。
红肿的双眼,哭泣后眼里未消散的水雾,布满泪痕的脸,被微微浸湿的发丝贴在脸上,被人撞见这幅脆弱的样子的惊慌。
  “啊,是雷狮同学啊,被你看见这幅模样真不好意思,请不要在意”安迷修赶紧站起来拿袖子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雷狮同学你应该就是我的新舍友了吧?房东太太之前就和我提过,没想到是你啊,我们真是有缘分啊哈哈哈。”安迷修说,走向雷狮,帮雷狮手中的行李拿过对他说:“走吧雷狮同学我带你去你的房间。”雷狮丝毫不动,惹得安迷修有点尴尬。
  两人在那里呆呆的站着,过了一会雷狮抬起头来眼睛盯着安迷修“安迷修,你有十分严重的抑郁症,你经历过什么。”这不是疑问,这是陈述,语气坚定的像说的是事实一般,不过倒也不错,这便是事实。
  安迷修被说中,低下头缄默几秒后抬头,眼中的光泽更是黯淡许多“雷狮……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语气中是满满的悲伤,隐约有些哭腔,先前他就哭过一场,嗓子有些沙哑。这模样让人好生心疼,雷狮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他心疼了。本来他是想借此提些要求的,但是看到人的模样,话却一句也说不出了,也不想说了。
  安置好雷狮以后,安迷修又恢复到平时面人的状态,礼貌温和。即便如此,他内心的悲哀是否真如面上一样呢?除了他自己,谁都不会知道。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