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捱言

在下迄捱言
主盗笔,全职,凹凸,哑舍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没有太大的cp洁癖
可以一起聊一聊~
本人正在努力学习画画
目前画渣到炸裂
懒人一枚

【雷安】抑郁症患者也要谈恋爱(中)

  ★我流雷安
  ★私设如山
  ★心理学天才雷╳心理学尖子生抑郁安
  ★文笔很渣
        ★前文见个人主页

  
  “卡米尔,帮我查查安迷修的资料和昨天安迷修他发生了什么。”第二天一早,雷狮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堂弟卡米尔。 “是,大哥,还有……大哥我能不能问个问题?”电话对面的卡米尔干脆的应下后却有些支吾的问。
  想必是想问为什么吧,但是按照卡米尔的性子,他会自己想通的,雷狮想。雷狮到也是了解自家堂弟,猜的别无二致,“大哥这……” 卡米尔顿了一顿,把话语在脑内过滤了一遍,觉得这个完全没必要去询问。“大哥。”,“嗯?”,“我会尽快去查的。”雷狮点点头,不愧是卡米尔啊,“行,你加油”,“嗯,好的,大哥那我先挂了。”雷狮知道卡米尔不会过多的询问干涉,“好。”所以就这样通话结束。
  打完电话,雷狮把手机随意的扔在床上,雷狮瘫坐在房间配备的小沙发上,若有所思的咂咂嘴,想着:安迷修这个人,明明才认识了两天,为什么这么在意他,看见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啧,算了,算了顺其自然,第一次看不透人的心思竟然还是出现在自己身上,真是好笑。
  雷狮呵呵笑了几声以来嘲笑嘲笑自己,笑罢还摇摇头,脸上罕见的袒露出无奈的神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被新同学看见了那副样子,好丢脸啊。”另一房间的安迷修坐在床上有些抓狂的挠着头发。看他这架势真的让人深深的担忧他会不会把头抓成410520513千瓦的程亮肉色大灯泡,然后手指变成可以啃的香香松软小安爪,被抓掉的头发编成绳子可以绕雷狮三圈半。
  不过他一点也没有纠结自己为什么反应会这么的大,也没考虑自己为什么久违的踏实安睡,你看看闹钟上都显示着9:50了,平常时间他都因病浅眠,为为噩梦所缠而六点左右起床,睡的最好的时候都也是多睡半个小时而已,今天可真是踏实过头了诶。
  安迷修习惯性拿起闹钟看了看时间,惊着了,都9:55了,突然想起冰箱里的菜都没了,就连毛都不剩,便赶忙洗漱换衣拿起出门标配钱包手机钥匙奔赴菜场进行他的买菜大业了。关于他为什么睡的比平时踏实许多,真抱歉,他连想都没想。
  在安迷修出门前10分钟……“啧,真是一个傻子,好心帮人被人欺负,不去辩白自己,竟然跑回家来哭。” 雷狮看完卡米尔发来的监控视频,皱着眉说着,也开始翻着安迷修的资料。
  当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备注时算是大致明白了安迷修抑郁的由来了:“幼时父母双双自杀,之后由好心人安伦夫妇收养视若己出,但被安伦的亲生女儿安逸然仇视,并一直欺负安迷修,直至两年前安伦夫妇过世,安逸然更是变本加厉的欺负安迷修。在高中时突然改中文专业为心理学,并且是研究抑郁课题的最积极,所写文章,理解也是最深刻的。”
  “呵,肯定是最深刻的啊,毕竟他本人就是一名他们所研究的抑郁患者”雷狮嗤笑着关上笔电,思索着中午出去吃还是叫外卖,不长的思考挣扎后,他最后还是穿上鞋,看见了安迷修放在餐桌上的钥匙和钥匙下的便签,他收好钥匙拿起便签看了看,不由一笑,想,可真是个傻子。
  便签:
  雷狮,我出去买菜了,钥匙就放在桌子上了,谢谢你愿意帮我瞒着,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午饭一起吃吧。
  
                                                   安迷修留
 
  出了家门,在路过菜场时雷狮想起安迷修说要去买菜便进去找安迷修去,也想看看中午会有什么菜。 安迷修才刚到菜场没多久呢,还在选菜呢,雷狮来的也是时候。
  找了有好一会,雷狮终于找到了安迷修,离了有一段,雷狮便起了玩心,想要从后走过去想打个招呼,吓他一吓。
  结果不巧,雷狮看见了这么一幕。
  安迷修本是要往水果摊后的肉铺去的,一路也是小心翼翼的,然后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25左右的看起来是来买水果的。她无意间往雷狮那瞟了一眼,毕竟雷狮也在四处看着,因为雷狮是一个大少爷,菜市场自然是没来过的觉着新奇,偶然和那女人目光对上了,雷狮倒不在意,而那女人目光一直在雷狮那停留。
  到安迷修快走到水果摊时,雷狮也快走到安迷修身后了,雷狮就在那女人前面不远,目光无意间瞟见了那女人,倒是觉着那女人眼熟,就看多看了一眼,那女人自以为是的以为雷狮看上她,就过分自信的向雷狮走去,。
  一路上横冲直撞的,勇气可嘉的好像梁静茹把全部的勇气给她了一样,路过安迷修的时候甚至重重的撞了一下。安迷修这里买那里看着,安迷修平日也是一个乖乖男孩的形象,人卖菜的阿姨奶奶瞧着喜欢,就多塞了些东西,导致的手里本来不多的菜渐渐的多了起来,被这么撞一下险些摔倒,那女的显然也是撞人撞狠了,也是疼了,就撇过头说:“你怎么撞了人不道歉啊!”说完觉得安迷修眼熟就说:“你不就是寄宿在然然家的那个没人要的东西么?怎么,来继续骚扰我?”趾高气扬的态度和责备尖锐的语气还有她说的话倒让雷狮想起来这女人是谁了,不由心生厌恶。
  而安迷修就一直低着头,“对不起,这位小姐,是在下不小心,下次会注意的。”脸上的表情看不清,但想必是十分委屈的。而那女人非但不放过安迷修还变本加厉的骂道“你说不小心就是不小心啊!要是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干嘛!……”那女人骂着还时不时瞟向雷狮,雷狮的脸越来越黑,正缓步走向两人。
  女人以为雷狮是为了她而走过来的,心中不由一喜,心里觉着自己可以逆袭了,毕竟雷狮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也十分会打理自己,衣品潮流,长相的也比起那些什么所谓的小鲜肉好上不知多睡,人也高挑,做男朋友是物超所值的。
  “你没事吧?”雷狮即将到时语气略有着急的说,“啊,我肩膀有些疼,你能看看么”女人换了一副嘴脸,娇滴滴的说道。“滚开,鶸”雷狮到了安迷修旁边时听到这么一句,脸色比银爵还黑了,转头对着女人骂了一句。女人的原本的所有矫揉造作瞬间就被雷狮吓回去了。
  “安迷修,你这个傻子,怎么不说是你被撞了,还在这里傻不愣登的被人骂!”雷狮着急的对着安迷修说,当时他看见安迷修那样是真的着急,“安迷修你个傻逼!”安迷修终于抬起头了,勉勉强强的扯出一个笑容“雷狮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就你现在这样还没事,走。我们继续买菜。”雷狮现在表现的一点都不像两人才认识第二天,安迷修一愣,随即笑道“好,我们去买菜。”被晾在一旁的女人不甘心的看着他们,说:“那边那个什么雷狮,我看你长的帅才好心提醒你的,你旁边的那个安迷修可不是什么好人,昨天他还以救人为理由扑倒了我~你可要小心啊~”雷狮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说了句:“滚,安迷修是什么人我知道,倒是你咬人的狗不叫,你倒是叫的欢啊,想必是不会咬人的种,赶紧回家吃自己的排泄物吧,如果想当场吃我也不拦你。”说罢雷狮还笑了几声,以表嘲讽。
  转头对发呆的安迷修说:“安迷修走我们买菜去,我想吃肉。”安迷修还没缓过神来,僵硬的点点头,便和雷狮一起走了。买完菜回到家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雷狮谢谢你帮我解围,不过那样说会不会不太好啊。”安迷修低下头挠了挠脸,雷狮瘫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忙活着游戏说着:“不用谢我,如果一定要谢我的话那么以后家务就交给你了,不过你对哪种玩意也别抱什么好心,你这样会被更多人害了的。好心害死一个安迷修,懂?”安迷修一边听着一边处理肉菜,缄默了一会小声说:“我知道……我只是不想别人和我一样而已……更不想你也……”虽小声,但是耳朵灵敏如雷狮,也是听到了,他也没说什么,毕竟揭人伤疤可不好。
  开饭了,安迷修做的菜不能说是有多丰盛,也就是一些家常小菜,但是雷狮吃的第一口他的胃就被紧紧抓住了,俗话说得好:想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安迷修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抓住了雷狮的胃,这也为未来的他们在一起作了一次铺垫。
  下一次发生的大事,那可就在几个月后了。

评论(8)

热度(74)